风水是大科学,CCTV央视正面肯定风水的科学性!!!



自五四运动以来,中国人一直崇拜西方的科技,并向欧美等发达国家学习,而“传承华夏文明,弘扬国学文化”一直是中华文化传承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
其实,不仅我们中国人讲风水,放眼全球,这门学科已全面“进军”到欧美及不同发达国家中,当国人还在认为风水是封建迷信的时候,国外很多国家已经把风水学广泛应用到他们的教育体系,及建筑居家文化之中。


中国风水在东南亚的传承
风水是中国闻名于世的一大文化现象,风水术乃古建筑理论之精华。自古以来,东南亚地区就受到汉唐文化的影响。东南亚国家的风水学,主要是漂泊异乡的华人传播过去的。
新加坡大多数人是华裔后代,他们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化,包括儒家文化和风水学。他们把这些优秀的古文化融入到现代社会中,对建设社会精神文明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。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一样,也是华裔把风水传播过去的。马来西亚的华人数量不如新加坡如此庞大,因为有自己独立的文化体系,风水的影响相对新加坡而言较弱。


韩国九成人民信仰风水
韩国全社会有90%的人相信风水,国家对风水研究更加重视,国立机构中研究风水的现象很是普遍,这是韩国的一大特色。国立汉城大学就开设有风水理论课程,作为一门独立科目来学习,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。近年来,风水著作不断出版,如日本村山智顺著的《朝鲜的风水》一书在韩国出版,售价高达300多元一本,已销售了10000多册。懂风水的人在韩国社会最受尊重,他们已经形成一种传统。


日本智利风水学术研究
80年代,日本形成了研究中国风水热,日本的经济发展很快,开始认为是儒家思想在起作用,后来发现是风水在起重要作用。1989年日本成立“风水研究者学会”,把风水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的思想越来越浓厚,要想把在风水研究中落后于欧美的现状改变过来,要在风水研究上理所当然地东方压倒西方。日本有2200所大学,其中110所大学都正式开有风水班,在日本,从文化角度作风水研究的人不少,并有不少专著出版。


美国社会主流设风水学校
风水学自从在美国风靡以来,已有二十余所大学开设易经风水学等专业课程,至少有十七所“风水”专业学校,提供长达一年的课程,美国的建筑设计院或室内设计学院,都会提供资金给风水学校。

美国的新闻媒体也热衷于报导“风水”题材,就连大名鼎鼎的可口可乐公司也专门邀请专家前往总部做风水勘测。波士顿某出版社在市面上推出的十五种风水书一直呈畅销趋势,美国网络上现已有一百二十五种风水书,被美国主流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可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孙思邈历览前代医籍,以方书浩博,简册繁重,难于寻检。他根据自己在医药学上的研究和实践,删繁就简,编为《千金方》,“以为人命至重,有贵千金,一方之济,德踰于此”。(《千金要方序》)是书简易实用,可以救急,故曰《备急千金要方》。这部书包括对疾病的诊断、治疗、预防、卫生等各方面,尤其注重对妇科、儿科疾病的治疗,所以把妇人方、少儿方列于全书之首。他又把晚年的经验总结起来,撰成《千金翼方》三十卷,作为《千金要方》的补充,书中收载了当时所用药物八百余种,对其中二百多种药物的采集、炮制等不仅作了详细的记述,并且补充了许多治疗方法。孙思邈认为食物对养生、治病的作用是很重要的,他在《千金方》中特别列出《食治》一门,详细介绍了谷、肉、果、菜等食物疗病的作用。并注重饮食卫生,如主张“食欲数而少”(《千金要方•养性》),即多餐少吃,“熟嚼”,不吃陈腐的东西,食毕要嗽口,以及“食止,行数百步”(《摄养枕中方》),等等。他认为作医生的应当先了解病源,“知其所犯,以食治之,食疗不愈,然后命药”。(《千金要方•食治》)他说:“药、食两攻,则病勿逃矣。”(《千金翼方•养性》)还主张把药物与针灸结合起来治病,所谓“汤药攻其内,针灸攻其外”(《千金翼方•针灸》),这是医学上提倡综合治疗法的先声。当然还应指出这些书里还夹杂一些鬼神迷信的糟粕,这正是作为道教徒的孙思邈的宗教世界观的局限性。
明正统《道藏》中所收医药类书籍自《黄帝内经素问》、《八十一难经》以及上述之《肘后方》、《千金方》等约二十部,但还有一些道教医籍如张三丰《仙传方》、赵宜真《济急仙方》、邵真人《青囊杂纂》、臞仙《寿域神方》等都未收入。总之,道教是重视医药的,虽然其出发点是为了宗教上的求仙长生,但其内容包含有不少科学的有价值的东西,应该引起重视,加以发掘整理。








一、道教与医药
道教为了达到成仙长生的目的,首先得却病延年,而医药的作用也在治病、防病、延寿。所以,医药成为仙道修炼的重要方术之一,凡是学道求仙的人必须懂得医药,医药成为有知识的道教徒的必修功课。道教徒把药分为上中下三品,认为上品药服之可以使人成仙,长生不死。《抱朴子•对俗篇》说:“知上药之延命,故服其药以求仙。”中品药可以养生延年,下品药才用来治病。上药中的上上品就是道教的金丹大药,葛洪说九鼎神丹服之都可以成仙,如云:“九转之丹,服之一日得仙。”还丹“服之一刀圭,即白日升天。”(《抱朴子•金丹》)但是这种金丹是经不住实践检验的,历史上许多求仙心切的人,吃了金丹大药,不仅没有成仙,反而中毒死亡,不仅不能延年,反而短命。所以古诗上说:“服食求神仙,多为药所误”。历史上服丹而死的事例不少。唐朝诸帝,如宪宗、穆宗、武宗、宣宗都是服丹药中毒死的。①五代时南唐烈祖李昪使道士史守冲等炼金石为丹。李昪服金丹中毒,临死时给他的儿子齐王李璟说:“吾服金石欲延年,反以速死,汝宜视以为戒。”(《南唐书•烈祖本纪》)自宋以后炼外丹服食术求仙之风才日渐衰微。隋唐以前由于道士一直追求金丹妙药,总是千方百计地去寻找长生不死的“上药”,这种“上药”事实上是没有的,上药不可得,只好退而求其次,找寻可以延年益寿、治病养生的中、下药。为了服食,必须懂得医药,所以道教徒中如葛洪、陶弘景、孙思邈等都是著名的医药学家。
《神农本草经》是战国、秦、汉以来药物知识的总结。这部书里就带有明显的方士和仙道的色彩。它把药物分为上、中、下三品。上品药一百二十种,久服可以轻身益气,不老延年。中品药百二十种,可以抗御疾病,补虚弱。下品药百二十五种,可以除寒热邪气,破积聚。葛洪引《神农四经》说:“上药令人身安命延,升为天神,遨游上下,使役万灵,体生羽毛,行厨立至。……中药养性(生),下药除病”。(《抱朴子•仙药》)可见上药就是修道求仙所追求的,这些药物大都出战国秦汉时方士所传,其中对好些药物都说:“不老神仙”,“长生不老”就是证明。在《汉书•艺文志》里就把“医经”、“经方”、“房中”、“神仙” 四类书同列于方技略,正说明古代迷信与科学是互相杂糅混在一起的。在上品药物中列于首位的就是历代方士奉为仙丹妙药的丹砂。葛洪说:“仙药之上者丹砂”。(《抱朴子•仙药》)“丹砂烧之成水银,积变又还成丹砂,其去凡草木亦远矣,故能令人长生。”(《抱朴子•金丹》)葛洪在炼丹中做过这样的实验,把丹砂(HgS)加热离解出水银,水银和硫黄反应,加热升华,又生成丹砂。道士们不理解其中的化学反应,把它看得很神秘,视为仙丹,结果许多人服之中毒而死。李时珍批判道:“水银乃至阴之精,禀沉着之性。得凡火锻炼,则飞腾灵变,得人气熏蒸,则入骨钻筋,绝阳蚀脑,阴毒之物,无似之者。……《抱朴子》以为长生之药。六朝以下贪生者服食,致成废笃而丧厥躯,不知若干人矣。方士固不足道,《本草》其可妄言哉!”(《本草纲目》卷九水银条)
葛洪(283-363年)丹阳句容(江苏句容县)人。他“综练医术”,(《晋书》本传)是著名的医药学家。葛洪医药方面的著作有《玉函方》一百卷,《肘后要急方》四卷,《神仙服食药方》十卷,《黑发酒方》一卷等。他感到医药的方书卷帙烦重,加以选辑整理,编撰成《玉函方》一百卷。又将方便经验方编撰为《肘后要急方》,用以救急,便于携带,可以悬于肘后,故又名《肘后救卒方》,简称《肘后方》。它包括传染病、慢性病、外科、眼科、小儿科及兽医等各方面。对各种病的起源、病状、治疗方法都有所叙述。如其中关于痘症(天花)流行和结核病的记述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记载。又提出用狂犬脑敷贴伤口来治疗狂犬病的方法,这也为后来科学证明狂犬脑里含有抗狂犬病毒的物质。《肘后方》经陶弘景增补为《肘后百一方》,“取佛书人有四大,一大辄有一百一病之义名之” (《直斋书录解题》)。以后金代杨用道又取唐慎微《证类本草》中所附药方,加以增补,名为《附广肘后备急方》,足见这部书为历代医学家所重视。
陶弘景(456-536年)丹阳秣陵(江苏南京)人。弘景知识广博,是南朝著名的道教学者。史称其尤明“医术本草”。(《梁书》本传)他的医药学著作有《本草集注》,增补葛洪《肘后方》为《肘后百一方》,还有《药总诀》、《效验施用药方》、《集金丹黄白要方》、《服草木杂药法》、《灵方秘奥》等。
如上所述,由汉代结集的一部古代药典《神农本草经》载有药物三百六十五种,分为上中下三品,这一分类法受炼丹方士的影响,认为上品药服之可以成仙,显然是不科学的。《本草》经过汉魏晋以来的历代传抄,字义残缺,品次错杂,弄得很混乱。陶弘景是精通药物学的,他在《本草》学上的贡献是:(一)整理了《神农本草》,陶弘景在《本草集注》中改变了把药物按上中下三品分类的方法,他根据药物种类的不同分为玉石、草木、虫兽、米食、果、菜及有名未用七大类,这种分类法显然比三品法更科学、更明确一些。以后唐代的《新修本草》和明代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的分类都是在这基础上加以改进的。(二)根据汉魏晋以来几个世纪许多名医用药的经验加以提炼总结,于《神农本草》三百六十五种药物之外,又增补了三百六十五种药物,取名为《名医别录》,把《本草》中药物发展成七百三十种。(三)对药物的性能、形状、特征、产地都加以说明。对于一种药物有多种性能的,就以它主要的功能为本。中医在用药上本有君、臣、佐使的分别。但在《神农本草》中则以上品为君,中品为臣,下品为佐使,这种机械的划分显然是受了炼丹家方士的影响。陶弘景以药物主治之病来确其性能,如治黄疸病的药有茵陈、栀子等,祛风的用药有防风、防己、独活等。这是对《本草》学的一个重要的发展。(四)在药物的配伍使用上,以主治之药为君,辅助的药物为臣、佐使,又根据人的老少、男女、身体的虚实以及各地的生活习惯、环境的不同进行辨证论治,发展了《本草》学。
隋唐之际的著名医学家孙思邈(581—682年)。他隐于太白山,学道炼气,精于医药。著《备急千金方》三十卷、《千金翼方》三十卷。














法国民间流行风水书籍
在法国,民间最流行的中国文化就是风水与生辰八字等内容,有不少法文书籍都在介绍风水,法国人把它看成是最不可思议的中国文化遗产之一。而各种中国文化遗产在西方的影响正在扩大,很多情况是国人想像不到的,如现在有不少法国人拼命地研究中国针灸,甚至有人把中国传统的穴位理论,硬说成是自己的研究成果。


英国人驾车笃信“护身符”
据英国《独立报》报道,东方古老的风水术成为英国驾车者的护身符。中国古代风水术研究者、英国风水协会主席坎奇鲍尔为驾车族们提出了一些小建议:车主们在停放汽车时应该车头冲外,这样可以保持心情平静;汽车里不要放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它会吸走司机的生命力;保持车窗清洁,这样“气”就会从外面进入车内;在车里撒一点海盐,它们可以吸收乘客的负面能量;在汽车后视镜上系一条蓝色小丝带,蓝色代表“水”,这样驾车人就会头脑清楚等等一系列知识,受到了英国人的推崇。




俄罗斯痴迷风水求吉利
俄语的“风水”就是中国风水的音译,它是俄罗斯最流行的外来词汇之一。在俄罗斯,凡是有卖书的地方就有介绍中国风水的书。在莫斯科最大的百货商店“古姆”商场,这里竟有十几个版本论述中国风水的书:有装潢精致的大厚本,也有简朴的小薄册;有概括论述风水的,也有分类论述的。书中除了文字,还有许多图解,描述非常详细。
俄罗斯的电视台,每周都有介绍中国风水的节目。俄罗斯人结婚生子,一般会专门到中国风水用品店采购,以求吉祥如意。他们认为家中挂上或摆上来自中国的吉祥物,一定能驱散邪气,求得幸福、平安。


德国兴起建筑预测大师
自80年代开始,在德国,专业研究和推广风水学的机构,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慕尼黑、柏林、科隆等城市,随之出现的,还有一批手持罗盘,金发碧眼的风水大师。
截止目前为止,德国的各类风水协会已经多达上百个,德国的书店充斥着有关风水的专门书籍,风水热在德国的持续升温,德国《汉堡日报》的记者海德尔这样描写道:“在汉堡市中心热闹的办公大楼里,你再也找不到有锐利箭头型的墙角、桌角,因为中国风水学认为,在办公室里有这么锐利的尖角会破坏室内的和谐环境,会致生意失败,因而目前在德国的一些公司,代替的是磨得圆圆的桌角和墙角,一些家具商也都按此进行改革。”

为顾客规避风险,创造价值
我们不是设计园林,我们只是绿色森林的搬运工

关于千赢国际网址 | 造园理念 | 千赢国际网址千赢国际网址 | 招聘人才 | 联系我们
北京園易园林景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京ICP备8955498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400-080-4989